如何用一年时间,去做一件“疯狂”的事?

By Communications
04/10/2021

你的学生时代,有没有花一年时间去做过一件“疯狂”的事情?那或许是你从未尝试过的,又或许是看似不可实现的。在鼎石,每一年,每位10年级学生都做过这样的事——这就是他们的个人设计项目(Personal Project)。

个人设计项目是鼎石MYP(中学项目)阶段一项重要的学术项目,学生从9年级就开始筹备,整个过程将持续一整年。在这一年里,学生们需要围绕一个能够激励和引发个人兴趣的挑战独立展开深度探究,创作真正属于自己具有创造性的作品或成果,最后向全社区展示。

在今年的个人项目设计展上,我们看到了同学们在不同领域的深耕:他们或研究了不同历史时期北京四合院的发展演变;或借助当代钢琴技法改编荆州花鼓戏曲;或探索了不同止血剂的功能和使用方法;还有的同学了展示了自己对鼎石中学项目课程的全解读……

毫无疑问,在这样一个长周期的自主探究学习之旅中,每个10年级学生都经历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和成长。今天,让我们通过三位同学的个人设计项目,去感受学生们的思考、行动力和担当。

 

PART 01

我把华北森林带进了校园
陈雁之 Ariel chen

经过中学教学楼的艺术展厅,竟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清脆的鸟鸣。循声进去,不觉已置身一片“深山老林”之中。

这是陈雁之的个人设计项目——她要用一个沉浸式展览,带我们进入华北的森林。

|展板上的树,是陈雁之用ipad绘制,再喷绘出来贴上去的

“这里是华北荒野”,“森林”入口处,这行主题文字被印在一张画有华北豹的海报上。带着好奇,跟随贴在地上的动物脚印和箭头,沿着仅够一人通过的“曲折小径”,我们便步入了这片“山林”。小路两旁,能看到郁郁葱茏的大树——这些树是陈雁之用纸筒和展示架搭建而成的。鸟叫声便是从隐藏在“树丛”里的无线音响中传出。抬头看,迷彩伪装网就像密林遮蔽住天空,灯光从伪装网的缝隙透下来,像一缕缕阳光。用大纸筒、展示架、硬纸板和KT板制作而成的树,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在穿越这座森林的路上,你还会遇到曾经或现在依然生活在这里的各种野生动物:赤狐、狍子、野猪、环颈雉、豹猫……当然还有今天的主角,华北豹。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北京在12年前也曾经有豹子生活。在这片森林里,陈雁之用自己制作的30多张资料展板为我们介绍了华北豹在这片土地的生存历史,也向我们展示了华北豹又是如何一步一步随着生态环境的恶化而离开这里。

|“森林”中的野生动物们

“带豹回家”,是由公益环保组织猫盟发起的项目,致力于科学地保护中国野生猫科动物,通过加强公众意识一点点恢复生态环境,让华北豹有朝一日能自然扩散回北京。而陈雁之的个人设计项目,也是希望通过提升公众的关注,为华北豹营造可以重返北京的条件:“从今以后,开始关注北京的荒野吧”,在展览最后一块展板上,陈雁之这样写道:“为了修复华北的荒野,也是为了修复人心——那些在城市中已经消失殆尽的,关于自然的好奇、同情和美好。对于华北豹也是一样。只有当北京的人们准备好了迎接它,华北豹才会回来。”

无论是小学生,高中生,还是老师,每个走进这片微缩版华北森林的人,都被深深迷住了。从未谋面的同学在Teams里给陈雁之发来消息,表达自己对这个展览的喜爱;老师们纷纷在朋友圈分享这个出现在校园里的奇妙森林 ;科学老师Karen Beamish给陈雁之发来微信:“这个无比美好的展览,让我流下了泪水。”

|前来观展的同学们

这不是陈雁之第一次做和保护动物相关的事。她是诸多自然保护机构的志愿者,并致力于保护北京雨燕,在8年级的时候成为雨燕大使;从8年级起,她在鼎石成立观鸟社团,带大家去野外观鸟,让更多的同学认识、热爱鸟类;去年,她在鼎石发起了“我们身边的动物”项目,筹集资金购买了14台红外摄像仪,并将其放置于野鸭湖、京西林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凤凰岭等地拍摄野生动物的踪迹,并将素材制作成纪录片、短视频以及画册,让更多的人关注到生活在我们身边的动物邻居。

如今,借个人设计项目的机会,陈雁之又用这样一个沉浸式展览,呼吁更多的人关注生态环境的变化,希望有一天,华北豹能重返北京。

|展览上关于华北豹的知识小问答

这个展览如此打动人心,和背后巨大的付出密不可分。从确定形式、主题,搜集资料,制作、搭建,一共花费了100多个小时。测量展厅、绘制展览设计图纸、确定展板的摆放位置、设计出口和进口,构建一个完整的森林……所有的布展工作,都是陈雁之挤出中午吃饭的时间和课后时间来完成。“为了让这些用纸筒搭建的树尽量贴合真实的树的样子,我在家里尝试了好几种不同的方案和材料,最后才定下来树枝树叶的密度和形状。布展的过程,我也得到了很多老师和同学的支持。比如说,我一个人无法悬挂那些5米乘以7米的伪装网,我的项目督导老师Brad Gibbs便找来几个老师帮我,才得以完成最终的布展。”

|陈雁之绘制的展览设计图

在展览前和展览后,陈雁之都给同学和老师们发送了调查问卷,对比人们对于华北森林态度的转变,作为个人设计项目中反思的一部分。

“在展览前的调查问卷里,我看到超过80%的人,只去过一两次甚至从来没有去过华北地区的森林;只有不到22%的人知道华北豹的存在。观展后大部分人对华北森林的基本状况和生活在那里的野生动物都有了更多了解。比如大家不会再把狍子认成麋鹿,也对华北豹的生存状况更为关注。有关注才会有保护,我觉得这是我个人项目的意义所在。”

 

PART 02

我教大家认识书法里的喜怒哀乐
石佳怡 Emily Shi

石佳怡把同学们交上来的书法作品一件件铺开,看了又看,满意地点了点头。

去年,在鼎石活动项目(KAP)中,石佳怡创办了一个书法俱乐部,教同学们写书法。石佳怡从小学4年级就开始学习书法,常年累月的坚持,让书法不仅成为自己的一个深度爱好,更成为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得知很多同学其实并不知道如何真正鉴赏一幅书法作品好在哪里,而且无法与距离自己遥远的书法产生共情,石佳怡就想借助个人设计项目的机会,用自己擅长的领域,帮助大家更好地读懂书法艺术,并有机会创作出能够代表自己的书法作品。

|石佳怡在鼎石创办了书法俱乐部,教同学们写书法

这个书法俱乐部便是石佳怡个人设计项目的一部分——尽管最开始的时候,计划并不是现在的样子:“一开始,我的设想是对具体的书法作品进行分析,再用自己创作的作品来表达我对书法艺术的理解。但在和我的项目督导老师Brad Gibbs不断沟通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如果只借助于理论研究和我个人的创作,可能会缺乏和他人的连接,毕竟,实践最能体现创造性。我的中文老师徐阳也给了我同样的建议,于是,我决定将我的项目和书法俱乐部相结合,让同学们也参与到我的个人项目中来。”

|石佳怡编写的项目成果《书法与情绪》

其实,每个人的个人设计项目都是一个不断发展和完善的过程。随着项目的进行,同学们的认知也在不断深入。跟随自己的项目一起成长,也是个人设计项目的意义之一。

在石佳怡看来,书法的不可复制性决定了它是瞬间的艺术,它表达了书写者的情绪和情感:“所以,要鉴赏书法,就必须了解书写者当时的心境,以及他要通过自己所写来表达什么样的思想。”

结合搜集到的资料和自己的理解,石佳怡在自己编写的项目成果《书法与情绪》中分析了王羲之、杜甫、苏轼书法作品中的喜怒哀乐,让读者能够直观地感知到书法作品的艺术魅力:

喜:以王羲之的《兰亭序》为例

“《兰亭序》是王羲之与一众友人举办雅集,在集会达到高潮时借着酒意畅快挥洒而成。整篇文字轻快而飘逸,展示了王羲之当时一气呵成的快意和不拘小节的洒脱。”

悲:以苏轼的《黄州寒食帖》为例

“《黄州寒食帖》是苏轼因乌台诗案受冤屈被贬于黄州后的第三个寒食节所书。借着寒食节凄凉的场景,苏轼在此帖中表达了处于人生低谷时的凄惨、悲凉之情。作品中的字大小不一,用墨浓淡不一,随着作者的情绪起伏而波动。但正是通过这些变化,此幅作品才体现出了苏轼彼时复杂的情绪。”

怒:以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为例

“《祭侄文稿》是颜真卿在得知其兄颜杲卿与其侄颜季明在安史之乱中被叛军残忍杀害后,在悲愤交加中所书。这篇作品字迹杂乱,用笔干枯,墨色时浓时谈,涂涂改改。杂乱的字迹就像颜真卿此刻难以平静的心情;干枯的笔墨仿若已经愤怒喊叫到嘶哑的呐喊;墨色的浓淡变化就像颜真卿此时内心的澎湃与波澜,时而声泪俱下,时而怒不可遏。”

在书法俱乐部里,石佳怡带领同学们将这种理论付诸实践,用自己的书法作品表达不同的情绪,以更深入地体会书法因其具有的流动性而产生的艺术张力。

|石佳怡用不同的书体创作不同的作品表达不同的情绪

|书法俱乐部的同学们创作的书法作品

“很多同学觉得书法离我们遥远,或许是因为进入书法的‘高门槛’让大家望而却步。但如果找到合适的切入角度,随着书法家创作书法时的情绪脉络与其同喜同悲,便能产生共情,也会更容易拉近书法与我们的距离,从而更好地促进书法艺术的发扬光大。”

 

PART 03

我梦想成为一名飞行员
孙圣宸 Steve Sun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孙圣宸就对航空有着极大的兴趣。成为飞行员是他偷偷埋在心里的梦想种子之一。个人设计项目的其中一项目标就是鼓励学生们追求自己的兴趣和梦想,希望同学们能勇敢走出舒适区去发展一项新技能。孙圣宸想,为什么不借助这个机会考取私人飞机执照,实现飞上蓝天的梦想呢?

说干就干。在网上搜索了大量资料,经过各方面的权衡和对比之后,孙圣宸选择了加拿大的一所飞行学校报了名。但打开一扇门只是整个旅程中最容易的部分,在每周一次枯燥、难度极大的理论课程中坚持下来,才是最考验孙圣宸的地方。

远程上课,虽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学习方式,但扑面而来的大量新知识,依然让电脑这头的孙圣宸感受到压力:

“我接触到不同类型的飞机机身及其功能和信息处理程序,需要学习无线电发射程序、航空专业术语和求救信号的使用……在学习航向指示器的基本原理时,因为涉及到很多与物理和空气动力学相关的内容,所以理解起来有一定的困难。因此,我会尽可能地多复习几遍资料,并自学空气动力学等相关知识,让我的学习能够顺利进行下去。”

但随着课程的不断深入,孙圣宸也越来越有信心,在个人设计项目的进程日志中,他仔细地记录每个阶段的收获、遇到的困难和需要改进的地方。他感受到自己一点点的进步,尽管在课业繁忙,各科的评估和考试让他焦头烂额的时候,他依然能理出头绪,规划好自己的时间。

|孙圣宸使用飞机模拟器练习飞行

除了需要学习掌握大量的理论知识之外,对孙圣宸来说,最大的挑战还来自于因为疫情而无法前往加拿大的飞行学校,无法在飞机上进行实操训练。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孙圣宸求助于自己的导师和其他许多航空爱好者,在他们的建议帮助下,孙圣宸选择了Aerofly2020飞行模拟器进行模拟飞行训练。

“在进入飞行模拟器时,我感受到了非常真实的飞行体验。驾驶舱内所有设备均可控制:空速指示器、姿态指示器、高度计、垂直速度指示器……当我操纵控制油门和操纵杆时,就像在真实飞行中一样。我第一次‘飞行’的目的地是西雅图。西雅图以其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而闻名,更不用说从3万英尺的高空俯瞰了。接近西雅图时,我可以‘看到’壮观的鸟瞰图,落基山脉被白雪覆盖。我还‘看到’太平洋上空的日落,还有条纹状的云彩经过。”

经过将近一年的学习,孙圣宸最终成功完成了私人飞机执照的地面课程。等疫情好转,孙圣宸将去加拿大接受空中课程的实战训练,拿下最终的飞行执照。

这一年充满挑战的学习过程,对孙圣宸来说,也是走出自己舒适区,挖掘自己潜能、勇敢面对自己的过程。尝试从未涉足的领域,对自己拥有全新的认知和肯定,是孙圣宸最宝贵的收获。“孙圣宸从一开始就非常有动力,非常专注,坚定不移地做这件事,”孙圣宸的项目督导老师Vladimir Simic说,“在这个长达一年的项目里,他甚至一次也没有失去这种动力。直到最后一刻,他都充满热情,专注于自己坚定的信念。”

|孙圣宸通过了私人飞机执照的地面课程

孙圣宸用文字和视频记录下了自己学习并成功掌握地面理论知识的过程,希望能够鼓励那些热爱航空或想去探索更多领域的同学:

“由于理论知识测试阶段具有很强的挑战性,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热爱航空却一直犹豫没有报考飞行执照的原因。因此,在个人项目中,我想向其他人展示我的学习过程,给他们信心。如果真的热爱,就去努力,你也可以做到。”

这次的个人设计项目展,还专门为9年级的学生设置了交流专场。随着和学姐学长们深入地交谈取经,9年级的同学们也即将开启自己的个人设计之旅。希望他们在这一年的探索和创造行动中,为我们,不,为他们自己带来更多的惊喜。

在谈到个人设计项目的意义时,个人设计项目协调员Dorothy Mubweka这样说道 :“学生们把学习带出了课堂。他们通过创造的过程来向我们阐述学习的意义。我看到学生们以令人惊奇的方式探索这一旅程。改变或深化学生的思考和行为方式,或许是个人设计项目带来的真正价值。”

是的,与其说个人设计项目是让学生练习和强化他们在课堂中掌握的学习方法和技能,不如说,个人设计项目为学生们提供了一次在全球化背景下拓展个人的兴趣领域,根据个人需要进行个性化学习和表达的机会。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将学到的知识和内在兴趣相结合,探索自我的生命进程;也是他们把自己放置于广阔的世界中,找寻更多被大家忽视的角落,并用年轻而新鲜的视角尝试做出改变。

未来总是包含在过去和现在之中,他们所做的每一次努力,都在预告着我们期待的更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