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 鼎石2021届毕业典礼

By Communications
05/26/2021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法国作家、哲学家 阿尔贝·加缪

 

在毕业典礼举行之前,让我们跟随回忆的脚步再重温一遍——沿着中庭,穿过教学楼,绕过中央草坪,站在表演艺术中心前,再驻足宿舍楼和餐厅。经过经常挥汗如雨的体育馆和曾经迎着夕阳漫步的操场……此刻,脑中如胶片闪过的无数画面,都是在这里生活过的数以千计的日日夜夜。

毕业,一个带着憧憬、喜悦和不舍的复杂字眼。在那些不曾预料的挑战和困难中,拥有不寻常经历的2021届毕业生,用行动为这个词增添了新的注解:毕业,还需要“非凡的勇气”与“坚毅”。

“尽管有过质疑,挣扎,但你们从未放弃。”在2021届毕业典礼上,个体与社会教师及2021届年级组长Rachel Hopkins回忆起12年级学生们度过的那段艰辛却充盈的时光,她感动于同学们的互相扶持,彼此鼓励;感动于他们跨越了种种阻碍,为低年级学生树立了令人惊叹的榜样。我们不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但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在塑造你未来可能成为的人:

“你们从未放弃。诚然,生活中有很多挑战,也有许多挣扎,但你们都挺了过来。在这个世界上,总会有起有落。在人生的任何时刻,都会有挣扎的时候。然而,我希望你们永远记得自己是如何克服生命中那些完全意想不到的挑战而坚持下来的。这是我给你们的第一个人生建议。继续前进。在鼎石之外的生活中航行时,不要让挑战、失败、错误把你打倒。继续前进,利用这些挑战或失败,让你的成功变得更有意义。不要等待世界给你什么,要让世界看到你"。

——教师代表,个体与社会教师及2021届年级组长Rachel Hopkins

毕业生代表乔培轩,用“鲸鱼坠落”的自然现象,鼓励所有的同龄人贡献更多的力量,为周围的人、为社会、为世界带去积极的影响:

“我们的全球服务之旅、体验式学习之旅、TEDx、公益活动彩色跑、为疫情捐赠……我们过去几年所完成的各种学习项目已经为学校留下了一份宝贵的财富,即不断激励年轻的学子们在各自的领域中去追寻自己的热情所在。我们这一届毕业生人才济济。在我们的同学中,有些人会成为建筑师,有些人会成为企业家,有些人则会成为音乐家、环保主义者、经济学家、历史学家……我们的可能性仍在不断拓展着。海洋并不是平等的地方,但只要我们一步一步提升自己,充实每一天,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的领域成为‘巨人’,都可以为我们的生态系统提供平等和营养"。

——2021届毕业生代表 乔培轩

鼎石校长闵茂康,则带学生穿越回50年前,来到自己20岁那年在莱索托的岁月。在生动的讲述中,闵茂康校长希望同学们理解一些非传统性质的教与学的内容:

“要在人生的旅程中,向你们遇到的人学习,尤其是那些一开始看上去不太像是老师的人。也要自己当一名老师——一个更广泛意义上的老师。我希望,无论你们选择什么职业,你们都能成为老师,教授别人关于生活的知识,以及如何以最理想的方式生活。这是鼎石给你们的一种能力,你们也要将它传递给其他人。”

 

是的,也许鼎石学生以后前往何处、从事什么工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成为传递正向价值、改变世界的人。

尽管有诸多不舍,但是毕业,从来都是一段新的开始。就像闵茂康校长在毕业典礼致辞中说的那样,希望2021届毕业生继续带着这份勇敢和坚毅,创造更加丰盛的人生。

 

|2021 鼎 石 毕 业 典 礼 校 长 致 辞|
鼎石校长 闵茂康
Malcolm McKenzie

各位晚上好,我在此向大家表示诚挚而热烈的欢迎。衷心感谢各位的光临。我非常高兴能和各位共聚于此,参加今天的毕业典礼和庆祝活动。看到我校的一些传统仪式得以回归,着实令人安心。

今天也有一些尽管很想到场出席,但无法成行的人,包括我们的创校主席Ed Shanahan先生,和深受我们喜爱的12年级学生Medaly Cardenas Retamozo。

Ed在美国,Medaly在秘鲁。他们两人今天都以在线的形式出席。12年级学生的家庭成员仅限2人出席,因此他们也有家人今天未能到场。我们都非常想念所有这些未能出席的人,这也提醒我们,我们仍然处于疫情之中。

|毕业典礼前的交接仪式上,毕业生们把象征着鼎石精神的玫瑰花传递给步入12年级的学弟学妹们

2021届的学生们,祝贺你们今天毕业。在你们的毕业典礼日程安排中,有一段有关你们现在都身着的精美毕业袍和绶带的描述,其中最后一句话是:“绶带末端的金色丝穗,则源于秋日高原阳光下的青稞……以此祝福这届经历了新冠疫情冲击的毕业生们,勇敢,坚毅,拥有日益丰盛的人生。”

你们展现出了非凡的勇敢和坚毅。感谢你们。你们的人生也必然会日益丰盛。我为你们骄傲,对你们充满信心,并且非常感谢你们迄今为止对鼎石的贡献。

我之所以说“迄今为止”,是因为“迄今为止”是一段相对较短的时间,是你们在我们的学校里度过的这几年。而你们现在才正开始人生的下一阶段。

你们还有很多年的时间,为鼎石这样一所培养了你们的优秀学校继续做出贡献。因此,我才说了“迄今为止”。我将在演讲末尾再提到这个词。

我今天在此做毕业演讲,而毕业演讲理应给大家传达一些启示。理想情况下,这样的启示可以在各位余生的记忆中长存。

今天我向大家传达的,与教育、教导有关,浓缩在一个三个字母的单词中:B-A-T(蝙蝠)。

蝙蝠由于可能与新冠疫情有关联,近期声誉不佳。但我说的BAT并不是一种会飞的生物,而是另一个概念的缩写——Be A Teacher,做一名老师。

不一定是在中小学或大学当老师。你们中的一些人,但我猜不会是很多人,可能会做老师。但我并非此意,我想说的是做一个更广泛意义上的老师。

我希望,无论你们选择什么职业,你们都能成为老师,教授别人关于生活的知识,以及如何以最理想的方式生活。这是鼎石给你们的一种能力,你们也要将它传递给其他人。

让我用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来解释一下。这个故事的主角是我本人,在我思考做一名老师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我想起了它。那是将近50年前的事了。

1973年夏天,我完成了大学第一年的学业。那是在南非,离中国几千英里之外的地方。我在去英国深造之前,在开普敦大学获得了第一个学位。1973年底,我刚满20岁,比你们现在只大一两岁。南半球的学年一般是11月底结束的。

那年的12月和1月,我在莱索托做了两个月的假期志愿者工作。莱索托是一个内陆山区国家,是被南非完全包围着的“国中之国”。世界上唯一的另外一个“国中之国”是圣马力诺。

我在莱索托的工作是协助一位叫乔·皮尼(Jo Pini)的德国医生,他当时在平均海拔超过2000米的山区村庄中正筹划建立数家连锁医疗保健诊所。

这份工作很艰苦,但也富有成效,令人精神抖擞、有成就感——真正的服务行动总是如此。我们做了一些能派上用处的事情,并且我们每天都在向和我们一起共事的人学习。

两个月的工作进入尾声之时,在我回到南非的大学之前,乔医生和我进行了一次为期五天的旅行,前往马莱楚尼亚内(Maletsunyane)瀑布。

它地处偏远,落差高度将近200米,是非洲南部最高的瀑布,几乎是它更知名的同类——维多利亚瀑布高度或长度的两倍。我们骑着山地小型马前往那里。

我们的向导是一个满脸皱纹、身材精瘦的人,名叫科索(Khotso),塞索托语里的意思是“和平”。科索的性格非常非常平静。我常常想,一个人的名字里就蕴含和平,这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科索的英文名字是西蒙(Simon),这个名字起源于希伯来语,意思是“聆听的人”或“倾听的人”。我们的向导如此幸运,有两个有着深刻意义的名字。

我清楚地记得我们第一次和科索见面的场景。那是在一个村里的通商点,也就是一个村里的小店,我们从那里准备出发。乔医生和我带了几马鞍包的食品罐头、睡袋、帐篷,以及我们觉得野营必备的其他用品。

而科索,只有一条磨旧的毯子和三条又干又硬的面包。在我们骑着小马涉水而过的第一条河的岸边,科索在一棵野生桃树前站定。他明显很熟悉这棵树,举起棍子,打下了约四十只硬邦邦的青桃子,看上去还有一个月左右才能熟透的样子。硬面包和更硬的桃子是他5天旅程的主食。

|2021届毕业生家庭(含离校学生家长)捐赠的《石鼓文定本》等清刻本及金石学研究著作

就在这短短的几天里,这个了不起的人教会了我很多关于生活的知识。在我当时看来,科索是一位理想的老师,现在看来更是如此。

他在那次行程中轻装上阵。他轻声细语地交流。他非常用心地聆听。在旅途中接待我们留宿的村民都很熟悉他,也很敬重他。

他的智慧和好奇心让乔医生和我——他的两位客户一路都心情愉悦。他也愿意接受向我们学习的机会。他热爱我们穿行而过的天然景色。

他深谙自己在这些自然风光中的所在。我们从他谦逊的态度和宝贵的经验中也了解到了我们自己的所在。

他是自力更生的典范,并把这一点教授给了我们。最重要的是,他用自己汪洋大海般的知识,与涓涓细流般的关怀,守护了我们的安全。

我和你们讲述科索,以及这段很多年前,比你们现在只大一点儿的我在莱索托的岁月,是因为我希望你们理解一些非传统性质的教与学的内容。

你们已经获得了很多成就,但是你们还有更多事情要做。要在人生的旅程中,向你们遇到的人学习,尤其是那些一开始看上去不太像是老师的人。也要自己当一名老师。在你们的生活中,践行我们的鼎石共同价值观,你们便将会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教授别人的人。

我怀疑科索是否当自己是一名老师。但我确实认为他是我的老师,并且我确信,他对很多其他人来说也是如此。

我们都知道体育界有一个含有“bat”的表述:going to bat(替某人击球)。在它的引申含义中,它指的是支持、给予帮助、拥护。

那就这样去做吧。去B-A-T,去做一名老师,去支持自己,去帮助你们的家人,去拥护你们在即将生活的社区里遇到的所有人。

如果你们能够这样做,你们便将为你们的学校,也将为你们在鼎石期间支持你们的老师们带来荣誉和喜悦。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将珍视和热爱这样的行动。这将是一种多么有力的肯定!

正如我一开始所说的,迄今为止,你们做得很好,非常好。但从今往后,你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你们认真思考我说的话,并且做一名生活的老师、终身做一名老师,你们将在接下来的人生道路中成为你们的学校和我们所有人的,也当然是你们自身的坚定拥护者。